撸linux


linuxsir.org彻彻底底的死了,无限感伤……

12年前(2004年)的初春,天气也是这样暖乎乎的。那时的linuxsir.org可真是热火朝天,一派蓬勃生机。

12年后的今天(大年初一),当我在浏览器地址栏里输入linuxsir.org之后,网页提示“hi,真不巧,网页走丢了。”我以为没有输入www才这样,可是输入了www之后还是这样。就连直接搜索www.linuxsir.org这个网址都没有看到它的链接。我想它一定是死了很久了,因为,对于过期的死链,搜索引擎会抹掉它的一切历史。

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我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插曲。

当年,我最爱逛的论坛也就是linuxsir论坛,在这之后若干年都是如此。

那时,我的电脑屏幕是800x600像素的,通过linuxsir上某个叫*boy的ID发表的关于fvwm配置的帖子,在屏幕方寸之间折腾出来一个非常好看受用的fvwm界面。我还记得它的背景是新疆喀纳斯湖畔的风景,好美好美。

那时的我,是一个贫穷的、偏激的、爱幻想的、讨厌一切世俗的、执着于政治课本教条的、所谓“左翼”理想主义者,在linux世界里我好像看到了未来新社会新生产关系的萌芽(就“审美”角度来看,我还是难以忘怀这样的“崇高”理想!那根筋竟然似乎一直还在!),所以我坚定的看好linux。也因此,我想要在这个代表新生产关系的linux在中国最活跃的论坛linuxsir.org里宣传点什么。我找到了一个同情我的四川大学的大学生,他的ID叫QuickTime。他跟我一样,也是一个炫酷操作系统界面的爱好者,同时也是一个对左翼意识形态着迷的人。我和他都有一个小站(他的网站后来有一个独立域名www.vitamin-max.com),互相交换了链接。

linuxsir论坛里有很多诚恳、热心的ID,当然也不乏冷漠、刻薄的人。我呢,最喜欢给自己熟悉的领域和熟悉的ID的帖子进行回帖。如果得到反馈了,我会很高兴。我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通过秀linux桌面的方式给比我这样的新手还新的newbie解答问题,为此还受到了总版主北南南北的表扬。

2004年这一年linuxsir论坛是不平静的。我的ID因为什么事件被牵连、被封了。具体是什么事件,我回忆不起来了,也懒的去回忆。现在想起来都很好笑,真的很好笑。因为众所周知,喜欢搞技术的搞linux的骚年或闷骚男,都是一群情商很低的神经质天真到有些可爱的人。直到今天,linux社区论坛贴吧到处都有这种争论引起的乌烟瘴气。爱争论是他们改不了的习惯。就像小孩一样,总得经历那个阶段,等他们自己成熟一些,再回过头来看,一切都是那么可笑。

我想当年沉迷于linuxsir难以自拔的某些linuxer们,也是对linuxsir又爱又恨吧,无论是爱是恨,那都是感情的寄托之所。今天,它竟然宕了!曾经一个热火朝天、人气超旺的论坛,一个linuxsir们留下了深深痕迹的地方,都成了似乎并未存在过的云烟,一种人走茶凉、物逝人非的感觉涌上心头,唉……

相关博文



以下是网友的8条评论,您赞同吗?

  1. 匿名
    2017-4-11 7:48

    貌似还在呀

    • 小撸
      2017-4-11 12:07

      借尸还魂而已。

    • songrouchen
      2017-9-1 22:43

      那个是一个临时的cms弄得吧
      我改版之后的linuxsir后来停了
      三年多了。。。

      • 小撸
        2017-9-2 6:15

        是啊。改版之后论坛怨气很重,损失了不少人气。我好想听你那段LinuxSir历史。你是LinuxSir内部成员?现在这个借尸还魂的LinuxSir也是你的?

  2. srchen
    2016-6-16 11:20

    停了 两年多了 以后有机会的 我想办法挂出来~

  3. 匿名
    2016-5-20 14:17

    一声叹息,曾经它陪伴我度过大学的那段岁月,几乎每天要上去签到的一个网站。哪怕什么都不干,就是翻着帖子看看水军,也愿意在上面泡着。毕了业,一下子就淡了,但总还是时不时要上去看看。再后来,频率越来越低。。。上一次登上去刷帖是什么时候了?没想到竟成了永诀。。。

    • 小撸
      2016-5-20 20:01

      linuxsir.org没落的同时也见证了开源、反市场经济模式的没落,就好像过去的苏东、现在的南美高福利社会必然崩溃一样。追求“社会价值”的反市场经济、高福利模式对生产者来说不公平,生产者没有动力去生产,最终大家都受穷。

  4. 匿名
    2016-3-9 0:36

    sigh,竟然最终成了回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