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linux


昨晚梦见跟王垠神交,于是今天我干了一件事

昨天夜晚(严格来说是今天凌晨)早早醒来,习惯性的打开手机翻看了v2ex的帖子,看到有人又在讨论王垠,说他的博客有更新。点开王垠个人博客看了一下,果然是更新了。有一篇文章标题是《那些垠黑们》,措辞带有浓浓的感情色彩,有些啰嗦,但是比较感染人。其中有一句谈到了知乎上有很多“疯狗”黑他,我就想,他是没发现v2ex网站吧?知乎上的评论虽然比较虚伪,但还算是温和的,而v2ex上都是赤裸裸无情的鄙视和嘲讽,甚至还有人给王垠贴上“精神病”的标签,还拿他跟胡正比较。(胡正是Linux下一款著名的翻译词典的作者,跟王垠一样毕业于四川大学。我在《linux开源圈N个命不好的人物》一文里提到过他。胡正个人网站www.huzheng.org

看完《那些垠黑们》之后,10几分钟过去了,我又继续躺床睡了。万万没想到,在梦中,我跟王垠发生一次神交,一次对话。具体对话内容是什么,醒来就忘了,但是还能记起梦中王垠的愤然又高傲的样子,跟《那些垠黑们》一文里表现的姿态一致。

我跟王垠是什么关系呢?那真是八竿子打不着。不过跟老婆谈起王垠的时候,她竟然说了解王垠,而且知道他长什么样!原来,在上个月我跟她闲聊v2ex上讨论王垠的话题之后,她又在知乎上正好碰到了关于王垠的话题,还百度了一下“王垠”看了他的照片。

老婆对王垠的看法是“性格决定命运”,我对此不敢苟同。王垠有那么多耀眼的经历,岂容我辈为其“命运”悲叹?我更倾向于认为王垠是个善于自我炒作的“玩家”。虽然因为鄙视铜臭、特立独行而飘摇了很多年,但他智商很高、技能超群,如果多点商业头脑,利用自己的才能创业,我相信他肯定会大成功的。实际上他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打算,对此我感到非常欣慰!

然而当我看到他的另一篇博文《为什么我的代码进入闭源状态》时,我立马激动的从旁观者变成了“垠粉”。文章中有这样两句话:

“BSD 的版权使得 Sourcegraph 的两个创始人可以完全免费,无限制的使用 PySonar。这样的结果,使得我无法为 PySonar 收到任何的回报。Sourcegraph 使用了 PySonar,按理我不需要另外做什么,就应该有一定的回报。然而现在他们把我招进去作为员工,我必须要做点其它事情,才能得到回报,也就是说我反倒成为了他们的打工仔。”

“有些人免费拿你的高价值代码去赚了钱,到后来却让你给他做廉价劳工。”

这里面频繁出现的关键词是“回报”。我想,这不仅是王垠对BSD协议的批判,也是对GPL和所有开源协议的清醒认识——想得到利益回报,就不要跟“开源”这种业余娱乐、为伸手党 / 同行 / 盗版党 / 教学党服务的事情沾边。

跟我在《小撸杂谈》里对GPL现象所做的多次批判一样——“当我们在说开源如何如何好的时候,一般都是作为索取者(用户)角度说的,从来就不是从贡献者(作者)角度说的。tmd免费享用别人的劳动成果,还能合盘拿来源代码,当然是好啊!想过作者的辛苦吗?GPL主张的所谓“自由”是建立在牺牲代码作者生存权利的基础上的恶意行为。只有写过代码并以代码维生的人才有资格讨论GPL。只有自己的亲身实践才能检验GPL是否值得大力提倡、是否能成为主流。”——王垠在做了多年学生党、研究者、函数式代码拜物教教徒之后才发现当初强烈赞扬的“开源”会让自己的劳动价值贬低到一无是处、猪狗不如。以前视金钱如粪土、现在进入不惑之年的王垠,真的是“不惑”了,他知道为了生存,不能再那样热情的拥抱开源了。我要为醒来的王垠欢呼!!!

王垠在国内的人气非常高,知乎上、v2ex上、csdn博客上到处都有对他的评价和争论。搜了一下百度指数,果然不出所料,"王垠"一词竟然跟热门关键词“站长”平行,比Mint和Fedora高出一大截(如下图所示),而“李垠”、“张垠”、“刘垠”、“陈垠”、“黄垠”呢,在百度指数里根本就没有收录,毕竟出名的“垠”只有一个。

考虑到很多人吐槽他的博客体验不佳(没有链接返回、不能评论),所以今天我灵机一动,趁机注册了一个yinwang.org.cn。我准备把它做成“可以评论的王垠博客”,不仅是为了蹭人气,更是为了表达对王垠精神上的支持!

—————————————————————————————

题外话:当年那个嫩嫩的小鲜肉现在几乎或者已经进入不惑之年了。不惑呀不惑!真的是“不惑”了!唉!一旦被什么意识形态洗脑,那迷糊就是半辈子,哪怕这个意识形态居然是什么“函数式编程”……

相关博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