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Linux


“劣根”的Linux能吸引到风投吗?

投资什么行业最赚?就看两点。第一看资源是否稀缺,第二看用户需求是否强烈。

那么多人都愿意花钱炒房,为什么?第一,因为土地资源非常稀缺。第二,对房子的强烈需求那就更不用说了,就业、结婚、生子这些人生大事都是跟房子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屌儿的人有权力让屌丝断子绝孙,因为屌丝没房。房产需求真是攸关“性”“命”,大得不得了。回到Linux话题。Linux资源稀缺吗?用户对Linux的需求强烈吗?这就要分析资源稀缺是怎么来的,用户需求有哪些。

资源稀缺怎么来的?它有两种形成因素。一是自然性稀缺,二是人为性稀缺。

自然的资源稀缺的最典型例子就像黄金和钻石,因为黄金和钻石在自然界中的储量非常小,所以黄金和钻石非常值钱,富人、投资者都趋之若鹜。

人为的资源稀缺又分为技术壁垒、信誉壁垒、政策法律壁垒、资金壁垒、团队建设等因素。看看那些赚的盆满钵满的大公司、上市企业,哪方面不是做的完美无瑕?这样的企业当然也会受到投资者的信赖,股票大把大把的被投资者买入持有。

技术壁垒是科技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对科技公司来说,技术壁垒相比其他因素显得更重要。就像古代的有名郎中、武林高手、得道高人,有了独门特技,才会门庭若市,桃李满园,一招鲜吃遍天。

十年前SEO界有一个牛人名叫王通,他写了一本名叫《SEO秘笈》的小册子,满篇的错别字,标价高达1200元,竟然也能卖出1000本,一本书就让他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当时的SEO技术是多新鲜啊,有多少人像王通那么牛逼啊,看了一眼SEO秘笈的人都觉得醍醐灌顶,受益匪浅,当然立马买下他的册子。如果王通手里没有独门特技,谁会动心?别人苦苦追寻的技术,王通打开一道门缝把干货吐出来,能发现其价值的人真不会动心?

所谓“独门特技”,重点不在“特技”,而在“独门”。有了独门,才有特技,没有独门,只是普通技术罢了。就像可口可乐的配方一样,一句话就可以讲的明明白白,但是它垄断了这个秘方、守口如瓶一千年,人家就可能永远探索不出来,而被口口相传。

技术壁垒是科技公司成功的法宝之一。常言道“闷声发大财”,闷,跟“闭”同义,封闭才能保护自己,封闭才能形成壁垒,封闭才有竞争力。这已经被无数的实例证明。拿知名的IT公司来说,微软、谷歌、苹果、阿里巴巴、百度、小米、腾讯无一例外的都是靠独有的垄断技术发家的,而且他们都在日复一日地干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申请专利。无论是从一开始的小团队保护自己的高端核心技术,还是成为垄断企业之后还不断申请专利,其目的无非就一个———制造技术壁垒。可以说,制造技术壁垒是参与市场竞争的商业公司的天然本能,无论科技公司大小,技术壁垒的重要性,就如鹰的喙、虎的爪牙、人的智慧一样,失去了就无法生存。

GNU/Linux的“劣根”就在于GNU,而GNU旨在消除技术壁垒

众多成功的IT公司从诞生开始就制造技术壁垒,其直接目的是保护研发成果不被他人分享和滥用,最终目的是保障开发者的利益。至于技术壁垒对社会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就不用我多说了,看《著作权法》和《专利法》总则第一条就知道了。我相信,这样的法律都是基于人类普遍认可的良序和规则制定的。

与此相反,斯托曼老同志开创的“自由软件运动”对此唱起了反调。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也有商业公司被洗脑,自愿加入到了这一阵营。为了揭穿开源自由软件运动的真面目,为了预测趟坑的商业公司必败的结局,有必要拿出其始作俑者大胡子斯托曼的原话来说说,看看GNU斗士们的原始动机是什么。

以下的言论摘自GNU官方网站的《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一文。为了方便剖析,我仍按照《GPL协议大剖析》一文的方式来注释。

当你使用专属软件或SaaSS时,首先,你侵害了你自己,因为这给了别人不公正的权力来控制你。为了你自己的利益,你应该逃避。如果你承诺不共享,你也侵害了别人。遵守这样的承诺是邪恶的,不遵守则邪恶得轻一些;但要真正地正确,就根本不要做这样的承诺。【GNU自由软件运动旨在打破软件及其技术的“专属”,用道德绑架的方式劝所有人参与技术分享。所谓“专属”,换个词叫“私有”。GNU斗士要求每个人的智力劳动成果和产品必须公有化,并且用GPL协议的方式将他们的理想实施。】
学校通过他们教授的东西,影响着社会的未来。他们应该只教授自由软件,以便使他们的影响带来好处。教授专利软件就是培育依赖性,而这与教育的使命背道而驰。【GNU斗士想把对专利软件的敌意观念渗透到教育行业中。】
所以,带专属软件到课堂是不允许的,除非是要把它逆向工程。”【GNU公然提倡对受保护的闭源软件进行逆向工程。】
有些专属(非自由)程序,如Photoshop,很昂贵;另一些,如Flash Player,是免费的———但这些只是细枝末节【第一句话就含有对开发者的恶意,产品太贵自不必说,就算免费也无法赎罪,只要是非自由软件就有阴谋】。这两者都赋予程序的开发者凌驾于其用户之上的权力,而任何人都不应该拥有这样的权力【这是文棍最喜欢用的招式。先给对方贴上“坏人”的标签,企图感染观众的情绪,号召大家打倒对方。然而事实上,对方可能只是衣服穿得比较光鲜,并没有这个文棍说的那么坏。用户与Adobe的关系是正常的平等的买卖关系,Adobe从来都是按照市场和法律准则来行事的。】。 这两种非自由软件还有一些共同点:它们都是恶意软件。就是说,它们都带有损害用户的功能【好了,斯托曼嫌不过瘾,根本不加以考证就直接定性了。】。当前的专属软件通常都是恶意软件【不仅要定性,而且用一个副词“通常”来划定一个超大的范围。换句话说,几乎所有软件(包括带有功能的SaaSS网站),都是恶意软件。一棍子打翻Windows、MacOS、iOS、Android等平台上99.5%的软件开发者,斯托曼这下子可爽翻了!】,因为开发者拥有的权力被滥用了。
即使专属软件不是完全的恶意,其开发者也有动机使之容易成瘾、有控制权和受操控【斯托曼对开发者只有赤裸裸的猜疑,你看这“即使……也……”的句式,不留情面,所有专属开发者都成了斯托曼心目中的可疑对象。】。你会说,就像该文章的作者一样,开发者有道义不那么做,但是一般他们都会被利益驱使【在斯托曼的眼里,“专属软件”的开发者的原罪是“利益驱使”。正当的“利益”在斯托曼眼里竟然成了一种贬义词。太极端,不解释。难以相信一个像他这么大年纪的老教授竟然还这么不开化。】

从以上言论可以看出,斯托曼的目标很明显,就是要摧毁软件开发者的技术壁垒,让软件开发者的正当权益得不到保护,甚至非常直接明了地将开发者的“利益驱使”当成一切“罪恶”的根源。这些极端言论都发表在GNU官方网站上,随处可见。而GNU与Linux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人尽皆知。几乎在与Linux话题相关的每一个角落,都有GNU斗士们拿着斯托曼的教条对开发者进行差评、造谣、诋毁的身影。

清除GNU恶劣影响,Linux大放异彩

建立技术壁垒是每一个科技公司在市场经济中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之一,所谓“必要条件”,有它不一定成功,没它肯定失败。主打Linux的商业公司如果坚持GNU/GPL那一套,破产的结局无法避免,甚至萌芽都不会发生。除了RedHat这样已经建立起信誉壁垒的老牌公司可以吃两口肉,随后的既无法通过GPL建立技术壁垒又无法建立信誉壁垒的公司,连汤都喝不到。

可喜的是,Linux本来就只是一个内核,并不是生来就姓GNU的。我在题目中所说的“劣根的Linux”指的就是姓GNU的Linux,只要摆脱GNU这个劣根,Linux就可以走上正轨。其实一直以来,大多数想以Linux为生存根基的开发者都是这么做的,比如嵌入式设备、SaaS的Linux服务器、Android,其中不乏成功者,让斯托曼们恨的牙痒痒。

下面详细列举在Linux里清除GNU的流毒、以保证开发者正当合法利益不被侵犯的各种方式:

  • 向不明真相的公众阐明GPL是什么:只有修改和借用了别人的GPL程序代码才需要开源
  • 揭露自由软件哲学的共产主义革命本质,提醒人们注意公社合作制在历史和现实里产生的危害,最极端的例子发生在宣扬“消灭私有”的波尔布特恐怖时代
  • 与GNU派好斗分子保持距离【实际上Linus一直与GNU始作俑者RMS保持了相当的距离。Linux基金会已逐渐排除个别极端分子。LinuxCon大会上也只有Linus大神,没有大胡子RMS肥硕的身影】;
  • 规避GPL协议【比如deepin桌面环境的成套应用都没有按照GPL的教条在规定的地方放置GPL条款,这体现了一定的自主性】;
  • 防止源代码对不明用户公开化【比如客户端软件不用python等直接可以看到源代码的语言来编写。用户无法看到源码的SaaS服务端则可以尽情畅玩开源,气死斯托曼!】;
  • 向需要源代码的人索取高额费用【只要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完全有理由收费的,况且GPL又没说源代码免费。如果是自己首创的,那就更可以收费。】;
  • 提高不明用户下载iso发行版的成本【比如下载的时候必须填写联系方式,甚至可以参考中科方德一样索性不提供任何下载。这可以防止贴吧里的小P孩拿去群嘲、喷粪、诽谤。】;
  • 将Linux与硬件捆绑【比如制作嵌入式设备、模仿小米卖硬不卖软的方式】;
  • 在服务器上使用Linux,提供斯托曼恨之入骨的SaaS服务
  • 最大限度的利用闭源和专属软件【只有利用了大量专属私有软件,操作系统的生态才能建立起来】;
  • 软件产权明晰化【比如模仿windows的声明:“此计算机程序受版权法和国际公约保护。未经授权擅自复制或传播本程序的部分或全部,可能遭受严厉的民事及刑事制裁,并将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受到最大可能的起诉”,以强有力的方式证明自己对软件的所有权】;
  • 建立非GPL软件的专用IDE或中间层以吸引开发者进入【学习Android建立非GPL许可的中间层】;
  • 差异化经营,解决用户的特定的痛点,在某一细分领域建立垄断地位
  • 利用各种方式(包括公关炒作)来建立信誉壁垒
  • 创新商业模式【如个人免费、商业收费、会员订阅制等】;
  • 在保证自己的收入之后再回馈开源社区【阿里巴巴、腾讯等垄断公司都是这么做的。别看这些公司在github上也玩起了开源,其实那些都是点缀的、无法对其核心利益产生威胁的、反倒能提高其信誉度的慈善活动而已。】;

我相信,只要清除了GNU这个肿瘤(/劣根),Linux起码可以摆脱无法建立技术壁垒的尴尬困境,走出迈向成功的第一步,到时候,吸引风险投资这种事也许就水到渠成了。

最后附上一张关于deepin终端的截图,Linux下的各种终端,只有deepin终端没有按照GPL条款在显眼处标注GPL许可。小撸已多次在说说杂谈栏目里揭露GNU/GPL邪恶虚伪的本质,所以我认为这是值得赞赏的好现象!

相关博文



1条评论

  1. 小撸
    2018-2-9 12:31

    近几个月有个zz一直就GNU共产软件的话题跟我纠缠不清,网站、QQ、知乎、贴吧吵了一个遍。我看就是极少数人在兴风作浪,翻来覆去就那几个极端份子,实在高估了邪教徒的人数和能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