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党为什么以逐利为耻? | 撸Linux
撸Linux


学生党为什么以逐利为耻?

翻开那些自由软件运动斗士的简历一看,十有八九是个学生党,就连斯托曼本人都承认自己也是一个万年学生党。

“高尚的”学生党们总是以逐利为耻,把它当成贬义词来看,虽然他们也读过课本,能背诵“金钱无非是劳动价值的一般等价物”、“利益是维持人生存和发展所需的必要条件”这样的定理,但是他们总无法理解这些浅显的道理,总表现出来对商业社会的厌恶,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

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很长时间,今天总算终于明白了。破解这个谜题的方法是回到过去,设想自己还是一个学生会有什么样的心理。

第一点,学生党在经济上没有独立,只有依赖父母的物质供给才能生存和发展。因为有后台保障让他们衣食无忧,无需逐利就能活得好好的。这样一种状态维持了太长时间,以致他们认为不逐利才是正常自然的状态,而逐利实在是多余的、卑鄙的事情

第二点,学生党穷,面对校外的花花世界,他们无力去消费,所以干脆就用一种否定的态度来寻求心理平衡。

第三点,学生党没有能力或者不知道如何将自己的劳动力变成物质利益,所以“对商业社会的厌恶”也就成了必然的应激反应。

其实第二点和第三点我在《学生党都是垃圾用户》、《学生党的特点及与Linux发展之间的关系》都有讲过,今天再单独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发现了第一点,第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学生党要想尽快成熟和成功,就应该尽快摆脱经济不独立的状态,虽然有阵痛,但这是不得不经历的脱胎换骨的过程。那些衣食无忧的富二代最后都成了长不大、失败和低效的废人,就是因为经济不独立这一条没有改变。还有福利社会导致国家竞争力减弱、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富不过三代都是基于同样的道理———不是自己双手劳动创造的物质保障会让一个人变得懒惰、无能、平庸,虽然也许会显得“道德高尚”。

本来这篇文章想写成说说发表的,但感觉自己像破解了一个大难题一样兴奋不已,所以就写成了一篇博文。

以上。

相关博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