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Linux


“精神领袖”斯托曼的60条妄语

前言:

自由软件运动为计算机用户提供了低成本的选择,也展现了人性中奉献合作精神这些善的一面,但凡事不能极端,太极端就会走向它的反面,极端的善就是极端的恶,极端的自由就是极端的压迫。男女双方共存互补才能繁衍进化,政党需要监督才能避免堕落腐化,私有经济和公有经济其实都有用处,很多时候矛盾的双方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并没有谁对谁错,将异己者贴上“敌人”的标签然后企图消灭敌人的极端的一元化思维会造成灾难性后果,这在历史上已经被证明无数次了。GNU在这方面就走入了极端偏激思想的误区,激发了“卫道士”的负能量,在相当程度上损害着Linux的正常发展———我只能说“相当程度上”,因为“损害”自由软件运动发展的最根本原因是人性中最正常不过的自保、求生、利己的本能。

年初写过一篇《GNU教主理查德·斯托曼语录评析》,后来翻看GNU官方网站发现几乎每篇文章都有扎眼的奇谈怪论——中国的有名个性黑客王垠跟他比较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垠神虽然也喜欢钻牛角尖,但是跟斯托曼比较起来就现实、聪明、温和多了。

鉴于“GNU哲学”像邪教一样产生恶劣影响,促使我不得不将这些观点集中起来予以揭露批判,其实也是为了正本清源、传播一些真理:

  • 世界是二元化、多元化的,随便给他人贴上敌人的标签,是很幼稚、愚蠢的行为。
  • 价值跟劳动有关,程序员开发的软件是辛苦劳动的成果,需要得到尊重和保护。
  • 商品交换是避免冲突的公平的有道德的行为。
  • 以道德的名义轻贱开发者的劳作成果、以道德的名义对开发者说三道四胡乱揣测其动机、以道德的名义企图改变他人合法合理的行为,本身就是不公平、不人道、不道德的行为。
  •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软件是实用工具,而不是什么价值观或信仰的载体。
  • 人的本性是利己的,但也是理性的。道德和信仰不能解决(软件的)生产效率问题,只有物质利益才可以,这无可厚非。

下面列一列GNU自由软件运动精神领袖斯托曼的奇谈(谎言、妄语、谬论),做一个疯狂指数的评分并稍加评析。

我们的使命是在全球范围内促进计算机用户的自由。我们捍卫所有软件用户的权利。
——GNU官网底部FSF口号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偏袒用户的所谓“自由”、将用户凌驾于开发者之上的结果,就是用户面对类似DOS那样需要大量输入命令才能运行的操作系统感到无所适从,就像进了没有厨师的餐馆,老板打开蔬菜种子仓库让吃客“自由”做菜一样,这样的“自由”带来时间成本的浪费,其实不要也罢。

所谓自由软件,强调自由,而非免费。本GNU通用公共许可协议设计用于确保你享有分发自由软件的自由(你可以为此服务收费)。
——《GPL协议第三版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我要的是自由,不是免费”,唱起来真好听!《非诚勿扰》的小姐也这么唱:“我要的是真心,不是钱”,不害臊吗!如果分发别人开发的软件的普通用户竟然也能收费,那么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搭载软件的硬件媒体才值钱,软件本身不值一分钱。软件开发者想要赚钱就得遵从斯托曼指明的方向———要么提供技术服务,要么跟他一起布道收门票

政府不应该允许专利限制通用计算机软件的开发和应用,在做不到这点时,我们希望避免专利应用有效地使自由软件私有化的危险。
——《GPL协议第三版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一个开源许可证里竟然对政府做出批评和建议,赋之以超越政府和法律的特权,不太合理。

采用GNU通用公共许可协议的开发者通过两步保障你的权益:其一,申明软件的版权;其二,通过本协议使你可以合法地复制、分发和修改该软件。
——《GPL协议第三版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开发者的权益在GPL协议里只有一个申明版权的虚名。不过斯托曼非常在乎这个虚名,他说:“自由软件往往不进行商业竞争,但是它们还是会为声誉而竞争。源代码就是作者的声誉,他们会努力让代码干净和清楚,而不是让社区对此指指点点”。所谓“声誉”,大哲学家叔本华早已将其看透,它是一种像泡影一样的东西,追求声誉在很多时候都是一种很难衡量成绩的无效行为,斯托曼却将其看成开发者应该有的唯一动机。因为放弃追求声誉转而追求实利能给人实实在在的幸福感、责任感、主动性、积极性,所以自由软件的数量和质量可想而知了。

当你转发一个受保护作品时,你将失去任何通过法律途径限制技术手段破解的权力,乃至于通过行使本协议所予权利实现的破解。
——《GPL协议第三版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法律在GPL协议面前不算什么,GPL可以保证用户免受法律的限制。GPL大于法!

今天有很多不同的GNU/Linux系统(通常叫做“发行版”)。它们大多数包含了非自由软件—它们的开发者遵循的是和Linux相关的哲学,而不是GNU的哲学。
——理查德·斯托曼《Linux和GNU系统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是的,这句话道出了真相,几乎所有Linux发行版都入不了精神领袖的法眼。

版权体系赋予了软件“所有者”,而大多数软件所有者的目标是抑制软件带给大众的潜在利益。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在精神领袖眼里,大多数软件所有者都包藏祸心,都是没有良心的人。

版权体系兴起于印刷术—一项大规模复制的技术。因为版权仅仅限制大规模复制,所以它很适用于该项技术。它并没有剥夺读者的自由。一个普通读者,没有印刷设备,只能用纸笔和墨水复制书籍,很少有读者会因此被告上法庭。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谬论。版权体系并不是因为硬件条件够了才会出现的,而是代表了人类文明和智慧的知识阶层出现之后的必然现象。版权体系保护的是人类的智慧精华,尊重的是人类最有代表性的个体的利益,它是一个国家先进与否的重要标志。落后、蛮荒、战争、饥饿的时空世界里很难有版权体系。

数字技术比印刷设备更灵活:你可以轻易地复制数字化的信息,并与他人分享。正是这种灵活性使之很难适用于象版权这样的体系。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同上。版权保护的智慧结晶,不管它用的是什么硬件载体,其包含的智慧和巨额脑力成本不会因此变化。恰恰因为容易分享滥用,所以才要强调版权的重要性。

任何阻止信息分享的企图,无论为什么,都会使用同样的手段和导致同样严酷的氛围。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作为创造智慧成果的知识分子,当然有权决定自己的作品传播给谁,何来严酷之有?付出了艰辛努力的优等生考上了重点学校,浑身负能的劣等生被刷到普通学校,难道是那些勤奋的学生制造了严酷氛围吗?

所有者使用诽谤性字眼,如“盗版”和“偷窃”,还使用专业术语,如“知识产权”和“伤害”,来向大众推介一种思考方式—把程序和实物简单类比。我们对实物所有权的理念和直觉是针对拿走别人的东西是否合适这件事。它们不能直接应用于复制这件事。但是,所有者就是让我们这样用。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因为非法复制、非法破解的存在,原本可以卖出的100份智慧成果,结果只能卖出1份,造成开发者极大的利益损失,这确实是对开发者的伤害

可是,所有者仍然按照每个人都会买拷贝来计算自己的“损失”。这就是夸大其词—说得客气点。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斯托曼对同行的轻视如此露骨,所以他干脆不开发软件,转而靠攻击同行的兜售情怀的演讲来苟活。

对那些建议以—作者比你更重要—为公理的人,我只能说:我,作为一个软件著作者,称之为胡说。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斯托曼对同行的轻视如此露骨,所以他干脆不开发软件,转而专门靠满含斗志的歪理邪说来苟活。

我们社会建立的真正传统是版权消减了公众的自然权利—而它只能按照公众的利益来评判。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我们社会建立的真正传统是大家彼此尊重关爱、通过物质交换来避免冲突和战争,而不是单方面注重公众权利。只在乎公众权利、完全轻视个人利益的社会实践又不是没发生过,结果都失败了,都改革了,其中还因此出现了斯大林、波尔布特这样砍掉千百万人头颅毫不足惜的超恐怖屠夫,这是极端化思想带来的惨重后果!

软件所有者系统会鼓励软件所有者制作软件—但不是社会真正的需求。它造成了影响我们大家的难以形容的道德污染。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谎言。软件所有者制作的软件如果丰富实用的功能,那就是满足了社会需求,而有道德的用户获得了软件的好处之后,会给予软件所有者相应的回报。大家相互尊重才能相互促进、和谐发展。挥舞道德大棒、鼓励别人无偿付出,谁是道德的污染者显而易见。

社会的需求是什么?它需要每个社会公民都能真正享有的信息—例如,人们可以研读、修正、改造和提高的程序,而不只是操作运行。然而软件所有者典型的交付是一个我们无法学习或修改的黑盒。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斯托曼的个人爱好和需求并不是社会的需求。社会需求固然是要求每个人做善事,但是故意忽略开发者的劳动成本和合理需求,就是对开发者的“作恶”,违背了社会需求。谁到食堂打饭的时候一定要拿到食物营养谱呢?谁买手机的时候一定要店家提供主板电路教程呢?偏执、刻薄的斯托曼终生钻牛角尖,得不到大众的拥护,得不到女人的关爱,我可以说,他连自己的源心智、源DNA这些自身的“黑盒”都没有破解。

最重要的是,社会需要鼓励其公民志愿互助的精神。当软件所有者告诉我们以自然的方式帮助邻居是“盗版”,他们就是在污染社会的文明精神。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是的,社会需要高尚的精神,但不能因此认为人家通过合法方式保护自己的权益是在“污染”社会的文明精神。另外,如果A同学帮助B同学的时候用的是A同学自己开发的软件,A同学会被认为在搞盗版吗?如果一边享受别人辛勤劳动换来的智慧成果,一边却故意忽略别人的利益诉求,那才是污染社会的文明精神。

自从19世纪80年代以来,自由软件的开发者一直尝试用各种方法获得资金,有些获得了成功。并不需要让任何人变得富有;一个正常的收入就会是人们从事许多工作的足够激励,而这些工作还不象编程这样有成就感。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是的,不需要让任何人变得富有,要有崇高的志趣理想。但是您斯托曼没房、没车、没老婆、没孩子、没工作、没存款,还总有阿Q式的“成就感”,那么其他软件开发者不以您为榜样,也是很自然、很合理的。

有许多年来,我一直靠为客户定制我编写的自由软件来谋生,直到固定资助让我不必再那样做。我的每个定制都添加到了标准发布版中,从而最终为大众所用。客户付钱给我,我就会开发他们需要的功能而不是我认为最优先的功能。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客户付费购买软件定制服务,是谋生的方式之一,但不是唯一的方式。斯托曼一根筋,只把它当成唯一方式,为忽悠开发者放弃大部分权利(去满足“用户自由”)设下圈套。关于提供软件和提供服务的所谓差别,经济学者薛兆丰在《自由软件过眼云烟》里一语道破天机:“自由软件阵营声称‘软件不收费,但服务收费’。其实,软件就是程序化的服务,二者一脉相传,只是因为程序可以全天候反复运作,免却了大量上门服务的交易费用,所以在软件上下工夫,才比搞好服务更具竞争力。 ”

合作比版权更重要。但是地下的、遮掩的合作不是一个好社会应有的。人们应该自豪地公开追求正直的生活,这就意味着要对专属软件说不。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软件不应该有所有者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政治斗争的鼓吹者都用这种套路。首先强调自己的价值观是为唯一正确的,然后怂恿沉默的大多数人勇敢的站出来排队———怂恿的过程中少不了道德说教,什么自豪、正直、文明、道德、道义、是非、社会需求、公众利益等关键词都搬出来了———接着告诉大家谁是敌人,从而对敌人发起猛烈攻击。这一套路,曾在历史上某些黑暗时期运用的炉火纯青。将斗争哲学引入软件行业也算是斯托曼的“伟大贡献”了。

一些开源的支持者干脆就抛弃自由软件道义上的价值观。无论他们持哪种观点,一旦他们开始为开源营销的时候,自由软件运动所珍视的那些价值观就被抛诸脑后。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开源误导了自由软件的重点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看到没有?“营销”行为是跟自由软件运动珍视的价值观冲突的!如果下次谁要再说“自由软件从不排斥商业行为”,我就要拿教主的这句话打他脸!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我发现了教主更激烈的言论:“云计算概念真的很愚蠢,而这种愚蠢观念的背后实质是:它不过是一场市场营销的把戏而已。现在老有人站出来说,云计算代表着产业发展方向,企业用户转向云计算平台已势在必行。说这些话的人其实都是在进行市场营销。”由此可见斯托曼对市场营销是多么的反感。

对于自由软件运动而言,自由软件是一个道德底线,是对用户自由的基本尊重。开源软件则与此不同,开源哲学考虑的是怎么做把软件做得“更好”—仅仅从实用的角度。……开源的大多数讨论关注的不是是非,而仅仅是是否流行和是否成功。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开源误导了自由软件的重点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在斯托曼眼里,开源软件与自由软件区别很大,开源软件动机不纯,开源软件没有道德底线。你看,开源软件的同志们因为没有谈及“自由”,就被斯托曼鄙视的不要不要的。斯托曼的道德水准如此之“高”,实在让人佩服呀!(一脸滑稽)

我们的敌人是专有(非自由)软件。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开源误导了自由软件的重点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疯狂指数15颗星。堂而皇之的将“敌人”的概念引入软件行业,斯托曼就是个划时代的天才嘛!更滑稽的是,斯托曼的敌人不止有像Windows、Photoshop、vmware这样的专有软件,还有像android这样的非GNU非自由软件。

由于自由软件和开源阵营存在的这种分歧,有些人就用美国极左阵营的例子,来告诫或是诋毁自由软件运动。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开源误导了自由软件的重点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有些人”说的没错,认为斯托曼是个空想社会主义者的专家不在少数,他强力支持的绿党前身就是无政府主义政党,他倡导的自由软件运动挂羊头卖狗肉,其实就是共产软件运动,他连自由究竟是什么都没弄懂,偷换概念玩的很溜,对此我在《闭源私有软件才是真正的自由软件》一文里已予以详细剖析。

当年那些人之所以从自由软件运动中分裂出来,发起开源软件运动,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自由软件”的道德基础让不少人如坐针毡。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开源误导了自由软件的重点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如果道德基础让人“如坐针毡”,那么这种所谓“道德”就是卫道士们惩罚众人的刑罚工具。斯托曼满嘴道德正义,实则是剥夺知识产权所有人正当利益的借口。对于这样一类虚伪现象,鲁迅在《狂人日记》里有过深刻讽刺:“我翻开历史一查,每一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种说教确实会让人心生不快,有些人则因此把它们抛诸脑后,从此不闻不问。但这并非意味着,每当论及道德,我们就该退避三舍,闭口不谈。……无视自由的言论口口相传,漠视自由的态度比比皆是。人人如此,互相影响。要扭转这样的局势,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多地谈论自由,而非把它搁置一边。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开源误导了自由软件的重点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斯托曼意识到“这种说教确实会让人心生不快”,但是接下来他决定做什么呢?——“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多地谈论自由”,更多地让人心生不快。

带有专有插件的软件,和含有专有软件的GNU/Linux发行版之所以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就是因为我们社区中大多数人并没有坚守自己的自由。这并非巧合。大多数GNU/Linux用户是被“开源”一词吸引而来,而开源则没有把维护用户自由作为其目标。
——理查德·斯托曼《为什么开源误导了自由软件的重点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既然斯托曼已将专有软件定性为“敌人”,那么助长敌人生存和发展这种事情就绝对不应该发生,然而不巧合的是这种错误的事情真的发生了,错不在斯托曼,错在“大多数人”,“大多数人并没有坚守自己的自由”。呵呵,没有紧紧跟随唯一正确、光荣、伟大的自由软件运动总舵手斯托曼同志指明的方向前进,大错特错!

如果你把思想集中在自由和社区上,而社区是你靠坚定团结构建的,那么你就会找到抵抗压力的力量。“坚持,否则你会一事无成。”如果嘲笑者挖苦自由、讽刺社区…如果“顽固的现实主义者”说利益是唯一的理想…只需忽略他们,并一如既往地使用copyleft。
——理查德·斯托曼《Copyleft:实用的理想主义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受到了挖苦,忽略它;受到了嘲笑,忽略它;受到实用主义者规劝,忽略它;要坚定团结,要忍受高压!因为老男人斯托曼在“精神领袖”的宝座上用他慈祥的目光抚慰着你,斯托曼思想就是动力!斯托曼精神就是太阳!加入到自由软件运动组织吧,坚持下去,否则你一事无成,下辈子进地狱!(已笑喷)

如果你编写一个程序,并自己使用,不会对其他人造成侵害。(但你确实失去了做善事的机会,不过这并没什么过错。)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如果你自个吃饭喝饮料,你失去了做善事的机会;如果你自个用电脑或手机,你失去了做善事的机会;如果你的支付宝或微信里还有积蓄,你失去了做善事的机会。每个人每天要失去100%的做善事的机会,我就呵呵了,斯托曼同志,你的衣柜至少还有一条内裤闲置,你失去了一次做善事的机会,因为有的乞丐没内裤穿呀。

实际生活中有其他一些东西,包括烹饪用的菜谱、教育用的课本、参考用的字典和百科全书、显示文本用的字体、硬件制作中用的电路图、3D打印用的实用(不只是装饰的)物件的模具等……这些东西应该有这四个自由。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Noooooo! 这世界上凡是人能创造、能制造、能DIY的东西都应该有四大自由。如果不能公有化原材料,如果用户不能自由DIY,那制造者肯定有不可告人的动机,他们的道德肯定有问题。伟大高尚的斯托曼同志,您的触角应该更多一点,您的心胸应该更宽广一点才对呀。

拿SaaSS翻译服务举个例子:用户把文本发给服务器,服务器翻译这个文本(比如,英语翻译成西班牙语),并把翻译结果发回给用户。这样翻译工作就是在服务器运营者的控制下,而不是用户的控制下。如果你使用SaaSS,服务器运营者就控制你的计算。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疯狂指数15分。之前在《GNU教主理查德·斯托曼语录评析》一文里有过评析:说神人斯托曼有偏执型人格障碍毫不为过。凡人使用谷歌翻译这样的SaaS服务,通常考虑的是这种免费工具给自己带来的好处,而不是背后的所谓安全问题。按照神人斯托曼的逻辑,把自己的坏车交给维修点,那就是维修工人控制了自己的汽车;生病了去看医生,那就是医生控制了自己的身体;去餐馆吃饭,那是厨师控制了自己的食物,因此这些都是不公正的。那我倒要问问: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值得斯托曼信任的呢?莫非什么事都要自己“自由”的处理??你斯托曼生下来还是不自由的呢,因为你无法控制父母如何造你”。对这样的言论,keso在10年前也发过同样的评论:“一个彻底的理想主义者,固然令人敬佩,但理想不能成为空中楼阁。Richard Stallman如此担心“受制于人”,那么他会不会自己发电,自己制造自来水,甚至自己生产粮食呢?任何一个现代人,都无法完全自给自足,在很多地方,你只能“受制于人”,这是社会分工的结果。普通消费者如何使用自己的服务器?他们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雇佣一个技术专家?

Skype就是个清晰的例子:当一个人使用非自由的Skype客户端软件时,就需要另一个人也用这个软件—这样,双方都丧失了自由。(Google Hangouts也有同样的问题。)甚至建议使用这样的软件都是错误的。我们应该直接拒绝使用它们,即使是在别人的电脑上。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如果大家都在用Skype的时候,你却不用Skype,那么你就失去了(联系朋友的)自由;如果大家都在用Skype的时候,你却劝告大家都不要用Skype,那么你在干涉别人的自由。请问斯托曼同志,自由在哪里?忽略甚至反抗社会环境的“自由”真的美好吗?

专属软件根本没有安全性。……如果任何其他国家政府使用这样的软件,它就危害了国家安全。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国家政府使用专属软件会危害国家安全吗?国家政府都是傻瓜组成的吗?这里举一个栗子打歪斯托曼的臭脸。

带专属软件到课堂是不允许的,除非是要把它逆向工程。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斯托曼对“敌人”专属软件真的很无情,哪怕以身试法也绝不放过。

当你使用专属软件或SaaSS时,首先,你侵害了你自己,因为这给了别人不公正的权力来控制你。为了你自己的利益,你应该逃避。如果你承诺不共享,你也侵害了别人。遵守这样的承诺是邪恶的,不遵守则邪恶得轻一些;但要真正地正确,就根本不要做这样的承诺。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道德绑架的经典句式:“为了……你应该……。如果你不……,你是坏人。……是邪恶的,不……是善良的;要真正地正确,就……。”

即使专属软件不是完全的恶意,其开发者也有动机使之容易成瘾、有控制权和受操控。你会说,就像该文章的作者一样,开发者有道义不那么做,但是一般他们都会被利益驱使。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疯狂指数已远远超越10颗星分界线,超疯狂!在斯托曼的眼里,专属软件的开发者全都tmd没道义,原因是“他们都会被利益驱使”。“利益驱使”就是万恶之源,这样的思想有多疯狂,不解释。

当前的专属软件通常都是恶意软件,因为开发者拥有的权力被滥用了。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这句话鲜明的体现了斯托曼的极端思维,为了自证自由软件运动的一贯正确性,斯托曼将斗争主题从金钱意义上的“Free”上升到政治意义上的“Freedom”,为此它不惜将所有专属软件贴上“恶意软件”的标签。我不禁要问,是不是恶意软件,您斯托曼一句话两个字(“通常”)就可以敲定吗?权力有没有滥用,难道法律法规没有分寸吗?如果Windows、macOS、iOSUbuntuAndroid全都被您定性为恶意软件、间谍软件、非自由软件,那么地球上所有人都是心甘情愿被侵犯的傻瓜吗?难道地球人都应该跟您一样不用手机、不用信用卡、不用网购,用电脑记个笔记还要找别人借吗???

专属软件被用来监视用户、限制用户、审查用户、侵害用户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撇开他的神论不说,斯托曼现在的工作真的就是监视开发者、限制开发者、审查开发者、侵害开发者。弄得Linux圈鸡飞狗跳、互相伤害不说,斯托曼的斗争的对象还有Airbnb | Amazon | Amtrak | Ancestry | Apple | Discord | Ebooks | Eventbrite | Evernote | Facebook | Google | Intel | LinkedIn | Lyft | Meetup | Microsoft | Netflix | Pay Toilets | Skype | Spotify | Twitter | Uber | Wendy's 。(话说Evernote这种小众软件和付费厕所(Pay Toilets)怎么也入了斯托曼的法眼?)

一旦GNU完成,任何人都能够自由地得到一个好用的系统,正如得到空气一样。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GNU宣言》完成于1987年,那时候的斯托曼还在乎系统是否“好用”,20多年以后的2008年,斯托曼在《避免毁灭性的妥协》一文里否定了自己,他说“比起我们的价值选择,实用性只是附加的和次要的。”系统是否好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价值选择”。老年斯托曼比青年斯托曼更加偏激,骨子里顽劣的反叛个性变本加厉。

GNU意味着避免了大量重复的系统编程工作造成的浪费。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后来的实践证明,Linux操作系统的分叉比任何操作系统都多,每个Linux发行版都在无穷的造轮子,恰恰造成了“大量重复的系统编程工作造成的浪费”,就像马克思、恩格斯当年畅想生产资料公有制一定会提高社会生产力一样,其在后来的历史实践中的结果证明情况很糟糕。为什么呢?因为人性都是利己的,无论资产、无论出身、无论思想,人的本性都是这样。(利己思想并不邪恶,因为人不只是利己的,同时也是理性的。他可能会伤害别人,但也可能因此在受到别人伤害的时候反思和自保。对于极端凶恶的利己主义者,法律自然会有约束。)

但是今天,软件领域的常规手段就是建立在破坏之上的。因为限制减少了程序使用的方法和人数,所以通过限制程序的使用来从用户身上榨取钱财是破坏性的。它限制了人类可以从该程序中获得财富的总量。当限制是故意为之,伤害的结果就是故意破坏。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第一句话一个“常规”、一个“破坏”,将大部分软件开发者定性为邪恶分子,太武断,太极端。后面几句话解释都是无力的。斯托曼认为开发者应该履行无偿传播软件及其代码版权的义务,如果不这样做,那就是故意搞破坏。他活在自己的乌托邦世界里,始终没搞清楚凡人的权利和义务的关系。值得注意的是,1980年代的斯托曼写《GNU宣言》时还只是从版权利益的角度抨击所谓专属软件的“破坏性”,20多年后,他已经不满足于当初的看法,直接将专属软件的开发者定性为强盗一样的恶意操纵破坏者。斯托曼从一开始就偏离了轨道,后来的上纲上线就更加荒谬透顶。

专属软件和保密软件在道德上等同于互相打架的竞争者。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社会学认为“竞争“就是合作式冲突,无褒贬意味,斯托曼却把它当成了“打架”一样的纯贬义词,在道德上是败坏的。然而看看精神领袖一生与人不可调和的斗争,比公平竞争者不知道坏到哪里去了。

薪水低的企业在和薪水高的企业竞争时表现不佳,但是如果薪水高的企业被禁止,低薪水的企业不应该再表现差劲吧。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如果要保护竞争中表现不佳的一方,那么世界上最需要保护的是那些懒惰无知的流浪汉。

版权的概念在古代并不存在,那时作者们经常互相大量拷贝非文学类作品。这是很实用的活动,也是许多作者的作品能够哪怕只有一部分流传下来的唯一方法。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是的,版权在古代并不存在,古代还没有电灯、电话、电视、电脑呢。古代社会之所以没有版权,是因为90%的人都是文盲。而且,当时的手抄方式复制别人作品的成本也很高,盗版的危害性没那么大。随着批量复制技术的诞生和全职专业知识分子阶层的出现,保护版权变得刻不容缓,在数字技术年代更是如此。既然斯托曼对古代、天然、“自由”的东西如此热衷,我倒认为他有一个好去处,去动物园跟黑猩猩一起“自由”的生活,“自由”的退化——不能说进化,因为进化会有竞争,精神领袖说竞争是不道德的——那该多幸福。

今天的软件和一百年前的书籍有很大的不同。软件最容易的拷贝是人传人,软件有源代码和目标代码两种不同形式,软件是来使用而不是阅读和欣赏的,这些事实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一种情形。在此情形下,加强版权对整个社会在物质和精神上都是伤害;无论法律是否允许,我们此时都不应该再维护版权。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版权是与巨额的学习成本和巨额的创造成本联系在一起的。如果仅仅因为拷贝成本变得很低就可以取消版权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说超市不用付钱购物了?因为商品只需伸手就可以拿到。是不是可以说货币可以取消了?因为现在手机转账只需点几个按键,没有物质成本可言。显然这很荒唐!

如果每个人都囤积信息,我就有义务说这样做是不对的。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信息不对称是不可能消灭的,就像事物的差异永远不能消灭一样。不付出努力的话,获得的信息就会少;付出努力多的话,获得的信息就会多。拿律师、医生来说,他们之所以能够混口饭吃,就是因为通过多年来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努力才掌握(也就是所谓“囤积”)了大量知识信息,这没有什么不对。

GNU能够把你从昂贵的操作系统售价中解救出来。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看看这则新闻:《坚持十年梦破灭!慕尼黑政府正决定抛弃Linux回归Win10》。GNU/Linux系统的使用成本并不低廉,因为崇尚声誉、不在乎软件实用性、没有义务满足用户要求的自由软件开发者做出来的都是不专业、不易用的半成品,结果总会有各种瑕疵,不得不请技术人员处理,到最后成本高了去了。

知识产权并非天生的权利。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是的,知识产权不是天生的权利,它是如苦行僧般学习工作的知识分子通过后天的辛勤劳动创造换回的权利,有问题吗?如果斯托曼能从法律的角度证明知识产权所有者哪里不对,那就是他的厉害。可是斯托曼上不了厅堂的混账逻辑,法官是不会认可的,就算是最蹩脚的律师第一时间也能揭穿。

在富足世界里,人们不必辛苦工作来谋生。人们在每周10小时的法律活动、家庭咨询、机器人维修和流星观察等规定任务之外,能够自由投入到象编程这样的有趣活动中。那时,就没有必要再以编程为谋生手段了。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敌我划分、道德绑架、上纲上线、幻想未来乌托邦是极端派别惯用的手法,目的是迷惑信众,在现世掀起腥风血雨。

自由软件会大大减少在软件生产领域的生产力流失。
——理查德·斯托曼《GNU宣言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自由软件可以提高软件生产力?看看上面提到的那条新闻《坚持十年梦破灭!慕尼黑政府正决定抛弃Linux回归Win10》,还有这个《悲剧!2018年Linux市场占有率仍惨败于Windows》,如果自由软件的生产力真的有那么高,为什么大家都不去用不敢用?在社会制度方面也有类似的问题,假如共产主义公有制真的如马克思所说可以解放和提高社会生产力,那为什么苏联、东欧还有中国的共产主义制度都失败了,都转型回多元化的市场经济了?

我们认为,认同包含私有软件成分的发行版是一种毁灭性的妥协。
——理查德·斯托曼《避免毁灭性的妥协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包含私有软件成分的发行版”有哪些?GNU官方网站有一篇文章明确地指出来了——《详解我们为什么不认可其他系统》——ArchLinux、CentOS、Debian、Fedora、Gentoo、Mint、openSUSE、RedHat、Slackware、Ubuntu等所有耳熟能详的主流发行版都赫赫在目,看来99%的Linux用户都有过毁灭性的妥协,都tm是懦夫!老男人斯托曼才是勇士!

我们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所有软件用户都享有自由的世界,但是,就现在而言,大多数的计算机用户还不把自由当作一回事。他们的心被一种 “消费者主义” 的价值观所包围。换言之,对于任何的软件,他们只考虑实用的一面,比如价格的高低和是否好用。
——理查德·斯托曼《避免毁灭性的妥协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斯托曼总是以预言者的姿态自居,寄希望于未来的乌托邦有更多的像他这样的“新人”出现,然而明白人都知道他“观点落伍”。

开源软件支持者的理念是以消费者的需要为第一追求的目标,他们的行动也印证了他们的这一理念。这恰恰是我们不提倡“开源软件”的原因。
——理查德·斯托曼《避免毁灭性的妥协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开源软件支持者真的是“以消费者的需要为第一追求的目标”吗?我认为斯托曼这句话里面有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在作祟。因为当年的同志没有继续追随他,或者身上没贴稳“自由软件”的标签,他就心怀怨气,乱下结论。

我们要反复强调的一点是,比起我们的价值选择,(软件的)实用性只是附加的和次要的。
——理查德·斯托曼《避免毁灭性的妥协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价值选择和信仰是第一位的,实用性是次要的。软件在斯托曼的眼里是一种思想的载体,而不是实用工具。对此我给15分的“超疯狂”评分。

要号召人们根据软件(以及其他东西)的 “公民价值” 来进行选择。要细辨软件是否尊重使用者的自由以及使用者社区,而不是以单一的易用性作为判断标准。只有这样,人们才不会受到那些以易用为诱饵的私有软件的蛊惑。
——理查德·斯托曼《避免毁灭性的妥协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在软件领域引入政治口号是否妥当暂且不论,本身一个人的价值取向就代表不了“公民价值”。如果一个软件的实用性是次要的,如果一个软件主要看它的价值选择,如果价值观和信仰的重要性那么高,那为什么我们要天天对着电脑工作?我们干脆乖乖去听斯托曼说教算了!但是天天听斯托曼洗脑能有工资拿吗?有水喝吗???“精神领袖”无视大家饿肚子的问题,却劝诫大家不要追求实利和高效率,他有道德吗?他有良心吗?

他们自身的选择是他们自己的责任;我们为他们提供指引,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切不可把消费者引向私有软件,错误地以为那是一个好的选择,事实上,私有软件就是问题本身。
——理查德·斯托曼《避免毁灭性的妥协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开发软件没有分享源代码是失去了做善事的机会;认同含有私有软件的发行版是一种毁灭性的妥协;向他人引荐高效实用的私有软件是错误的选择。在斯托曼的眼里,全世界几乎100%的人错了,或者说至少有道德问题。他将自己装扮成了救世主的角色。

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只强调实用性的软件项目,或把人们引向私有软件的项目,几乎无一例外的只字不提私有软件在道德上的不正当性。
——理查德·斯托曼《避免毁灭性的妥协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斯托曼埋怨敌人“只字不提私有软件在道德上的不正当性”的时候,我倒要指出他的GNU哲学也有一个“只字不提”——只字不提软件开发者的劳动成本及开发费用。假如你是开发者,如果别人认为你辛苦了一辈子创造出来的产品就值1张光盘的费用,如果别人使用你的网站却要向你“抱怨该网站应该移除JavaScript代码”,如果有人不仅劝你要禁用Skype等私有软件还建议你别用99%的人正在使用的主流Linux发行版,那么谁是无德之人?斯托曼口中的道德,只不过是限制别人自由的借口。斯托曼口中的自由,其实是假自由

自由软件往往不进行商业竞争,但是它们还是会为声誉而竞争。如果一个程序不令人满意,那么它将得不到好的赞誉。……源代码就是作者的声誉,他们会努力让代码干净和清楚,而不是让社区对此指指点点。
——理查德·斯托曼《自由软件更值得信赖!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所谓“声誉”,大哲学家叔本华早已将其看透,它是一种像泡影一样的东西,并不能给人真正的幸福。追求名声所做的一些可笑行为在小撸哲学里叫做“装逼”,在多数情况下它是一种无法衡量成绩、目的不明、无意义且无效的行为,是好斗本能的扭曲表现,然而斯托曼却将其看成开发者应该有的唯一动机。因为放弃装逼行为、追求实际利益反而能给人实实在在的幸福感、责任感、主动性、积极性,所以自由软件的数量、可靠性就可想而知了。

所有的程序员都[负有]尊重他人自由的道德义务。获利本身并无错误,但是它并不能为虐待他人做辩护。
——《访谈:Richard M. Stallman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看到没有?斯托曼口中的“自由权利”都是对用户说的,“道德义务”则是对程序员说的。程序员需要被人强加道德义务吗?将“获利”和“虐待他人”放到一起说的意思是获利很卑鄙??

现在版权是一种为了出版商而对大众的束缚,它给了作者一笔小的报酬来购买他们对反对大众的支持。
——《访谈:Richard M. Stallman

疯狂指数:★★★★★★★★☆☆

简单评语:是的,以前的传统出版物有这种bug,中间商获得了大部分利润,这不合理。从微软时代开始,闭源软件作者甩开了那些中间商,通过巧妙的反侵权代码控制软件使用,获得全部报酬,所以小撸我说,闭源软件是伟大的创举!它第一次解决了作者自己控制盗版滥用的问题,第一次让作者本人站了起来!

相关博文



以下是网友的2条评论,您赞同吗?

  1. 匿名
    2018-5-2 20:40

    https://my.oschina.net/u/3312265/blog/1801875 。正好有文章反驳博主的观点

    • 小撸
      2018-5-3 9:30

      连排版都搞不好,就这智商我怕他拿刀见人就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