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Linux


理查德·斯托曼的风流往事

这篇文章被我置顶了,而且草稿还没写完,就公开发表了。少有!

繁殖这件事在动物界经常就是最大的主题,为了进化发展嘛,正常。不过在男多女少的某国,雌性配偶成了一种稀缺资源,某些人很可能就像斯托曼一样永久光棍断子绝孙。

GNU圣徒们,请迅速抓起肉色的GNU信仰撸一撸!

说到这个风流斯托曼,第一个问题就是他究竟上过女人没有?通过美帝最强情报工具,搜到斯托曼曾说过这么一段话

“Well, most men seem to want sex and seem to have a rather contemptuous attitude towards women. Even women they're involved with. I can't understand it at all.(大多数男人都想搞女人,似乎对女性有一种相当蔑视的态度。即使是女性,也乐在其中。我完全搞不懂。)”

lol,什么叫“蔑视”?什么叫“女性也乐在其中”?魔兽斯托曼竟然那样看待男女关系,就像《四十岁的老处男》里的那个男主角一样,铁定是个老处男无疑了。

值得一提的是,说出上面那段话的2000年,斯托曼已经是47岁的“明日黄叶”,再过8年,55岁的老斯托曼发出一则征婚广告也无果而终。那么斯托曼在24-36岁这段求偶繁殖的“黄金时期”干什么去了?和异性真的就没有擦出一些火花?

⇧斯托曼的征婚广告(来自其个人网站https://www.stallman.org/extra/personal.html

理查德·斯托曼在繁殖黄金时期(24-36岁,1977-1989年)的简历

1977年,斯托曼24岁,在MIT人工智能实验室给Gerald Jay Sussman教授当研究助理已两年,发表一篇关于智能回溯的论文,这一年他破解并公布了MIT计科实验室的密码,还发起了反密码运动,最后以失败告终(本命年里既取得了成绩,又搞了一次大破坏,人生开始卷入“政治运动”的漩涡。)

1978年,25岁,继续在美国国防部资助的MIT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大学里的实验员就是领着微薄薪水的学生党。)

1979年,26岁,认定Brian Reid在Scribe软件中添加定时提醒注册的功能是犯了“危害人类罪”(开始发神经了。)

1980年,27岁,发生索要打印机源代码受阻的重大事件,这次事件让他耿耿入怀几十年,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这一年他撸出了一本关于Emacs的手册《EMACS: The Extensible, Customizable, Self-Documenting Display Editor》(一次“重大变故”,导致偏执性精神病发作,影响了一辈子。)

1981年,28岁,MIT人工智能实验室的透明氛围终止,同事们为了营生都做起了专有软件。(在最需要心理治疗的时候被孤立被伤害。)

1982年,29岁,斯托曼克隆了Symbolics的成果,企图阻止Symbolics在实验室的计算机上获得垄断(用龌龊的方式进行软件领域的斗争实践。)

1983年,30岁,宣布GNU操作系统计划(宣布革命开始。)

1984年,31岁,2月从MIT辞职,全职从事GNU革命运动。辞职后,没有收入也没有家,直到1998年,他还把MIT学院的办公室当“固定住所”(实验室的薪水是很微薄的,N年过去了,不要说买房入户,就连必备的生产资料计算机都买不起,然而辞职后,连固定的微博薪水都没有,这样的条件还敢繁殖生子?就算维持丁克家庭都很难吧?浑浑噩噩地,斯托曼跨过了而立之年,本来他可以像同事一样攥紧“源代码”这份资产混出人样。。。)

1985年,32岁,3月GNU Emacs可以开始工作了,志得意满的斯托曼在同一月发表《GNU宣言》,10月创立自由软件基金会(用“神之编辑器”换取发布GNU宣言和创立自由软件基金会的资格。GNU宣言模仿了共产党宣言的写法,在其中加入了乞讨的字句,而自由软件基金会本身就是一个乞讨的机构。乞讨的营生效率有多低,连狗都知道,就算宣言和基金会双管齐下,把自己当狗的斯托曼也还是穷困潦倒了好一阵子,直到1990年获得24万美元的麦克阿瑟奖,才缓解了财政危机,继续斗志昂扬的满世界宣传革命。)

1986年,33岁,获得查尔姆斯理工大学计算机学会终身会员。(无用的头衔。)

1987年,34岁,发布GCC第1个版本。(为GNU革命事业奋斗。)

1988年,35岁,发布GDB第1个版本。(继续为GNU革命事业奋斗。)

1989年,36岁,炮制出GPL第1版(为GNU追随者制定规则,流毒至今。GPL协议的诞生标志着GNU革命党正式成立。)

后果:

20世纪80年代的大个头计算机的辐射是很要命的,而当年软件开发就像现在的AI深度学习领域一样刚刚起步进展缓慢,做一个像样的GUI软件,会非常非常吃力,严重消耗生命。在这种情况下,斯托曼还要将注意力放在乌托邦理想的斗争实践上,沉迷于黑底白字的计算机终端,幻想以此“解放全人类”而拒食人间烟火,其结果就是生理和财政上丧失繁殖和求爱的机会。GNU圣徒们要不要学学?

(本文的一些文字截图来自《若为自由故: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传》)

相关博文



以下是网友的9条评论,您赞同吗?

  1. 2019-5-29 11:38

    广东省广州市某macOS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2. 2019-4-19 14:10

    我是从Emacs一文过来的。
    Emacs的效率以及友善程度本身是有待商榷的,不过结合当时并没有任何类似Emacs一类的自由软件,所有software都需要交钱的时代(包括OS也只是少数科研机构高额经费下才能用得起的存在),作为一个应用于免费OS下支持的一系列免费应用,说它发挥了其历史使命我觉得是功不可没的。
    当然,Emacs的臃肿、其设计理念不适用于现在,其的确并没有很多商业软件,甚至开源软件好用也是无可厚非的。在一些无脑吹捧之风的鼓舞下,Emacs被过于神化也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它所提倡的自由软件思想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可能的确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完全免费会填不饱肚子,比如完全没有商业化就无法获得经济效应帮助开发——就像现在国内的维权意识逐渐强化,因为大家发现如果听歌啊看电影啊不用实际行动去支持的话,就没有人愿意作曲、拍摄了……而它那一套真共产、免费和捐赠——说实话一定程度上是在挑战人性——是很难行得通的。我想这也是本文想表达的观点之一。

    不过我还是想谈谈它的历史地位。
    先不说别的,gcc、gdb这类底层工具链一直沿用至今,是linux很长一段时间的支柱,至少它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不说伟大,但至少功不可没的吧?
    在那个年代,他对自由软件的推行,包括当时Emacs等一切开发在免费OS上的免费应用是真的能媲美很多商业应用的。而且也确实有很多有志者加入进来贡献代码,让这个风气愈演愈烈,是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Linus的。
    另一个角度来看,他所作出的贡献也的确影响了很多商业思考,改变了很多商业模式。微软这种拒绝开源的毒瘤现在也投入到开源事业里,这种商业转型在没有免费应用的逼迫之下是很难实现的。现在几乎所有收费应用都有Community版;大部分软件公司都在思考

    因为评论篇幅限制1000字,所以把原文链接贴上来。
    原文发自:https://coreja.com/ReadingThoughts/2019/04/GNU%E7%9A%84%E7%B2%BE%E7%A5%9E%E9%A2%86%E8%A2%96%E2%80%94%E2%80%94%E8%BF%99%E5%9C%BA%E8%BF%90%E5%8A%A8%E7%9A%84%E6%B5%85%E8%96%84%E6%80%9D%E8%80%83/

    • 小撸
      2019-4-19 16:58

      把Linux的发展和微软加入开源运动归功于到处乱贴“敌人”标签的政治家斯托曼有点不妥,软件就是实用工具,无关政治,也无关信仰。其他的观点都不反对或赞同。

  3. kaji331
    2018-11-28 16:54

    非常赞同“一个路人”的观点!

    • 小撸
      2018-11-28 17:02

      不同意本站的观点,关闭网页然后在心中默默诅咒我们这些缺德的“赚钱主义”者就行了。在此拉帮结派很过瘾是吗?不如把你的内裤脱下来变现捐赠给(支持恋童恋尸自由的“圣人”Stallman和撰写网络共产党宣言的“亚圣”Moglen两位革命同志组成的)自由软件基金会,来体现你“高尚”的德行。

  4. 王大锤
    2018-8-21 11:30

    说归说,但这家伙确实牛B。
    所谓牛人都是偏执狂,也是如此吧。

    • 小撸
      2018-8-21 15:39

      确实。确实牛逼,也确实偏执。以仁义道德之名绑架他人,把他人的求利动机当成罪恶之源,这跟现代社会的法治精神背道而驰,跟中世纪人治思想差不多。

      • L. A.
        2018-8-24 19:35

        是苏式社会主义

        • 小撸
          2018-8-25 1:53

          是的。都是极权主义那一套。假自由,真共产,压迫人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