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Linux


理查德·斯托曼一直…是个变态!

这是一篇用BoostNote写的个人笔记,讨论的对象仍然是理查德·斯托曼,那个偏要给Linux操作系统赋予GNU极左意识形态的“精神领袖”。研究这位老同志的言行,分享一些真相,正是小撸我的娱乐活动之一。

跟《斯托曼的风流往事》一样,这篇文章内容还未写完,就兴奋的发表了。因为不能赚RMB,当然不能太花心思认真一下子写完。

曾经看过阮一峰写的《理查德·斯托曼一直是对的》,仿了一下他的标题,以表示对他的嘲讽之意。阮老师虽饱读诗书,满腹经纶,但是对斯托曼及其GNU思想知之甚少,再加上他长期的传道授业解惑的身份,所以笃信“知识没有产权”的歪理邪说、片面吹捧理查德·斯托曼,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这个阮老师7年前就被马云收编,月薪80K,年薪近百万,不知道他的RMB能不能给大家开源开源、实现“自由化”呢?怒吼三声:打倒闭源RMB!打倒专有RMB!自由RMB运动万岁!

下面列举的是斯托曼的部分极端言行。至于他跟撰写《“多特”共产党宣言》的老共产分子Eben Moglen在自由软件基金会里共事多年、共同发表GPL v3、时而友时而敌的猛料,虽然也能很好地暴露斯托曼的本性,但不属于变态的案例,就没列出来。

发起计算机反密码抗议运动

发病年份:1977

英文原文:In one group at the nearby MIT Laboratory for Computer Sciences, however, security-minded faculty members won the day. The DM group installed its first password system in 1977. Once again, Stallman took it upon himself to correct what he saw as ethical laxity. Gaining access to the software code that controlled the password system, Stallman wrote a program to decrypt the encrypted passwords that the system recorded. Then he started an email campaign, asking users to choose the null string as their passwords. (来自《 Free as in Freedom (2.0): Richard Stallman and the Free Software Revolution 》)

中文翻译:在旁边的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实验室里,对安全敏感的教授们则取得了胜利。动态建模组最先在 1977年在系统中使用了密码登录。又一次,斯托曼挺身而出,纠正了这种自己看来“不道德”的行为。他先获得了密码登录系统代码的访问权限,然后写了一个程序,破解已经加密存储的密码。然后,他开始给系统上的每个用户发邮件,劝说他们放弃使用密码。(来自《 若为自由故: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传 》)

他人评语:斯托曼的这种反密码抗议,以及各种拒绝安全保护的行为,最终还是要失败的。20世纪 80年代起,哪怕是人工智能实验室,也开始支持密码登录系统。反对计算机安全这事体现了斯托曼早年性格中的几个关键特质:对知识如饥似渴,对权威厌恶嘲弄;可又烦恼于别人对自己的各种偏见不解,被一些人看作异类。用软件界的行话来说,反密码抗议行动体现的正是斯托曼 1.0版。(来自《 若为自由故:自由软件之父理查德·斯托曼传 》)

小撸评语:斯托曼一方面极力主张用户自由和隐私安全,猛烈抨击不受约束的软件巨头侵犯个人隐私;另一方面又主张计算机不需要设置密码,为同样不受约束、破坏计算机安全、侵犯他人隐私的黑客大开方便之门。他虽贵为哈佛高材生出身,但看他某些极为自相矛盾的言论和立场,却像个没教化、喜欢玩双重标准 的小孩。之所以会这样,我想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这个人太以自我为中心,认为自己的”道德标准“(其实是伪道德真大棒)才是最神圣的,对心目中的“敌人”(其实是同行)有着不可化解的敌意。

截图存证https://www.lulinux.com/wp-content/uploads/2019-06-30-stallman-hacker-crack-password.png

认为Java是陷阱

发病日期

英文原文

中文翻译

他人评语

小撸评语

截图存证

认为Javascript是陷阱,怂恿用户恶意投诉web开发者

发病日期

英文原文

中文翻译

他人评语

小撸评语:伟大光荣正确的斯托曼主席从来没有禁止码农使用Javascript。就像穿着丁字裤上街,谁说那就是是赤身裸体?丁字裤那也是衣服好吗?!斯托曼主席批准开发者在一定程度上使用Javascript,展现了主席伟岸的胸怀。

截图存证

认为在线翻译网站侵犯人的自由

发病年代:21世纪10年代

英文原文:Rather, using SaaSS causes the same injustices as using a nonfree program: they are two paths to the same bad place. Take the example of a SaaSS translation service: The user sends text to the server, and the server translates it (from English to Spanish, say) and sends the translation back to the user. Now the job of translating is under the control of the server operator rather than the user.(来自《Free Software Is Even More Important Now》)

中文翻译:拿SaaSS翻译服务举个例子:用户把文本发给服务器,服务器翻译这个文本(比如,英语翻译成西班牙语),并把翻译结果发回给用户。这样翻译工作就是在服务器运营者的控制下,而不是用户的控制下。如果你使用SaaSS,服务器运营者就控制你的计算。(来自《自由软件现在更加重要》)

他人评语:①一个彻底的理想主义者,固然令人敬佩,但理想不能成为空中楼阁。Richard Stallman如此担心‘受制于人’,那么他会不会自己发电,自己制造自来水,甚至自己生产粮食呢?任何一个现代人,都无法完全自给自足,在很多地方,你只能‘受制于人’,这是社会分工的结果。普通消费者如何使用自己的服务器?他们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雇佣一个技术专家?(keso) ② Doctrinaire to the point that it’s only tenuously relevant to the real world. Or, as one Slashdot commenter put it: “[Stallman’s] advice seems to be to run your own server, but how many people can or will do that? If he presented a viable alternative for the masses I’d be more sympathetic.” 教条主义的观点是,它只与现实世界有细微的关联。或者,正如一位Slashdot评论者所说的那样:“斯托曼的建议似乎是运行自己的服务器,但是有多少人可以或将会这样做?如果他为群众提供了一个可行的选择,我会更加同情。”(Richard Stallman Slams SaaS

小撸评语:世界上所有人都是互相依赖、互相联系的。拿Web服务来说,用户依赖站长,站长依赖阿里云,阿里云也会受到工信部监管,不可能你一个用户能自己搞定一个云服务躲着自己嗨吧?把所有的依赖与被依赖的关系当成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可以说斯托曼真是一个偏执症患者。正常人使用谷歌翻译这样的SaaS服务,通常考虑的是这种免费工具给自己带来的好处,而不是背后的所谓安全问题。按照斯托曼的逻辑,把自己的坏车交给维修点,那就是维修工人控制了自己的汽车;生病了去看医生,那就是医生控制了自己的身体;去餐馆吃饭,那是厨师控制了自己的食物,因此这些都是不公正的。那我倒要问问: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值得斯托曼信任的呢?莫非什么事都要自己“自由”的处理?

截图存证https://www.lulinux.com/wp-content/uploads/2019-07-01-stallman-on-saas.png

宣称Ubuntu是间谍软件

发病日期

英文原文

中文翻译

他人评语

小撸评语:当你用Ubuntu、MacOS、Windows这样的现代化工具办公、创作、赚钱的时候,一个蓄着大胡子、留着长发、大腹便便的老人偷偷的告诉你,你用的系统都是间谍木马软件,最好改用那种非常难以安装配置的”自由“操作系统,或者干脆不用电脑。笨蛋可能真信了他的邪,而能权衡利弊的聪明人很明白他只是一个疯子。

截图存证
链接

把先进的现代电子书当成危险物

发病日期

英文原文https://stallman.org/ebooks.pdf

中文翻译

他人评语

小撸评语

截图存证

恶毒评价乔布斯

发病日期:2011.10.6

英文原文: “I’m not glad he’s dead, but I’m glad he’s gone.” Nobody deserves to have to die - not Jobs, not Mr. Bill, not even people guilty of bigger evils than theirs. But we all deserve the end of Jobs’ malign influence on people’s computing. (链接:2011: July - October Political Notes - Richard Stallman

中文翻译:“我不为他的死高兴,但我很高兴他离开了。” 没有人该死,乔布斯不是,比尔先生也不是,甚至是比他们更邪恶的人也不是。但乔布斯对人的计算机恶意影响的终结,我们都应该得到。

他人评语

小撸评语:当全世界都在为一个天才英年早逝扼腕叹息的时候,一向认为苹果公司”罪大恶极“的斯托曼无法掩饰自己的喜悦之情,忍不住公开说风凉话,其立脚点还是对闭源软件恶意影响用户自由的莫须有的指控。定性一个东西没有恶意,如果只是以猜疑、对他人商业利益的不满、夸大其词的道德说教为出发点,那么到底谁更有恶意呢?广大聪明的用户会权衡利弊,用钱去投票。

截图存证https://www.lulinux.com/wp-content/uploads/2019-06-29-stallman-on-jobs.png

为娈童和恋尸等性变态行为辩护

发病日期:2003.6.28

英文原文:The nominee is quoted as saying that if the choice of a sexual partner were protected by the Constitution, “prostitution, adultery, necrophilia, bestiality, possession of child pornography, and even incest and pedophilia” also would be. He is probably mistaken, legally–but that is unfortunate. All of these acts should be legal as long as no one is coerced. They are illegal only because of prejudice and narrowmindedness.

Some rules might be called for when these acts directly affect other people’s interests. For incest, contraception could be mandatory to avoid risk of inbreeding. For prostitution, a license should be required to ensure prostitutes get regular medical check-ups, and they should have training and support in insisting on use of condoms. This will be an advance in public health, compared with the situation today.

For necrophilia, it might be necessary to ask the next of kin for permission if the decedent’s will did not authorize it. Necrophilia would be my second choice for what should be done with my corpse, the first being scientific or medical use. Once my dead body is no longer of any use to me, it may as well be of some use to someone. Besides, I often enjoy rhinophytonecrophilia (nasal sex with dead plants). (来自https://stallman.org/archives/2003-may-aug.html。在网页里搜“necrophilia”。)

中文翻译:"被提名人说,如果性伴侣的选择受到宪法的保护,‘卖淫、通奸、恋尸、兽交、拥有儿童色情制品,甚至乱伦和娈童’也应受到保护。从法律的角度看,他也许错了——但这很不幸。只要没有人被胁迫,所有这些行为都应该是合法的。只是因为偏见和狭隘,它们才非法。

只有当这些行为直接影响到其他人的利益时,才需要制定一些规则。对于乱伦,应采取强制性的避孕措施,以避免近亲繁殖的风险。对于卖淫,应要求有许可证,以确保妓女得到定期的医疗检查,她们应在坚持使用避孕套方面接受培训和支持。与今天的情况相比,这将是公共卫生方面的进步。

对于恋尸,如果死者的遗嘱没有批准,可能需要向近亲请求许可。恋尸将是我应该对我的尸体做什么的第二选择,第一选择是科学或医学用途。当我的尸体不再对我有用时,它也可能对某些人有用。 此外,我经常喜欢rhinophytonecrophilia(用死去的植物跟鼻子性交)。"

2019-06-16-stallman-necrophilia.png

他人评语:It takes some astounding twists of logic to conclude that an entity that is unable to consent could be fucked without coercion. The imbalance of power in those situations alone… fuck Richard Stallman and anyone who agrees with him on this matter. 要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需要一些令人震惊的逻辑扭曲:一个未到可以与人发生性关系的法定年龄的人可以在没有强制的情况下被奸淫,而不管情境中力量的不平衡状态……去你妈的理查德·斯托曼和任何在这件事上同意他的人。(来源:https://www.reddit.com/r/todayilearned/comments/2cxs3e/til_gnu_founder_richard_stallman_believes_child/)

小撸评语:斯托曼总以“圣人”的姿态自居,非常在乎他人的自由,就连性变态,他也要去送温暖,一向标榜伦理至上,抨击脑力劳动者的正当产权,然而从以上言论看出,他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伦理底线,滑入了罪恶的边缘。

截图存证https://www.lulinux.com/wp-content/uploads/2019-06-29-stallman-necrophilia.png

相关博文



以下是网友的17条评论,您赞同吗?

  1. 2019-7-12 15:45

    广东省广州市某Linux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2. 2019-7-10 15:58

    上海市青浦区某Linux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3. 2019-7-9 18:57

    山东省济南市某Linux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4. 2019-7-5 21:07

    江苏省无锡市某Windows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5. 2019-7-5 16:11

    江苏省盐城市某Windows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6. 2019-7-5 11:37

    北京市某macOS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7. oir
    2019-6-29 13:00

    他在乔布斯死后发表的言论没有 fuck shut 之类的词,站长居然看出了诅咒意味。说明站长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有问题。 I'm not glad he's dead 意思是他对乔布斯的死表示惋惜。

    • 小撸
      2019-6-29 15:02

      来自苏州的弱智小同学,别老是偷窥本站。你既然这么崇拜斯托曼,就认他为干爹吧。等干爹死了,去找几个变态玩你干爹的尸体,让他的想法得到实践。写封信给rms@gnu.org看他收不收你这个干儿子。

    • Nota
      2019-6-29 15:55

      什么鬼?这个 oir 是谁?为啥留我的邮箱?刚才收到封邮件,莫名其妙地被带到这个站来.站长有空了帮我看看,这个冒充我的家伙是谁.

      • 小撸
        2019-6-29 16:37

        IP为223.106开头的网络喷子,推测要么年龄较小,要么文化水平很低,爱好Linux,相信GNU那一套歪理邪说,特别喜欢钻牛角尖。其他情况就不知道了。经常在我的博客上发一些莫名其妙的评论,逻辑都怪怪的。下面就是他的部分评论的截图,都被我放到垃圾评论里了。

  8. 116.228.202.*** [ 匿名 ]
    2019-6-24 12:46

    死去的植物是什么鬼,这是个幽默没发现吗。意思就是闻闻花香。

    • 小撸
      2019-6-24 12:51

      这么说,恋尸奸尸还有道理咯??希望你也跟斯托曼同志一样“高尚”,宁愿死后被人奸尸。

  9. 2019-6-23 10:10

    甘肃省武威市某Windows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10. 2019-6-22 17:00

    广西某Android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11. 2019-6-21 16:58

    浙江省宁波市某Windows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12. 2019-6-21 16:57

    浙江省杭州市某Windows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13. 2019-6-20 11:37

    广东省惠州市某Windows用户觉得这篇文章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