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Linux

小撸杂谈

一些关于Linux与开源现象的评论,仁者见仁、恶者见恶,请谨慎阅读。更多杂谈见小撸说说。lulinux.com/saysay



GNU创始人“抠脚大叔”斯托曼来华演讲一幕

“抠脚大叔”的“美名”送给GNU创始人理查德·斯托曼(RMS)是再合适不过了。他不仅可以当着镜头抠脚,而且当众吃抠下来的东西,引得哄堂大笑,可谓一派仙风道骨、逍遥自在。有视频为证: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UwODQ5Mjg0.html?debug=flv 本文讲到的一幕仍然跟他的脚有关。 看上图,这是2015年他在中国为15年前的... 继续阅读 >>


GPL炮制者理查德·斯托曼的风流往事

这篇文章被我置顶了,而且草稿还没写完,就公开发表了。少有! 繁殖这件事在动物界经常就是最大的主题,为了进化发展嘛,正常。不过在男多女少的某国,雌性配偶成了一种稀缺资源,某些人很可能就像斯托曼一样永久光棍断子绝孙。 GNU圣徒们,请迅速抓起肉色的GNU信仰撸一撸! 说到这个风流斯托曼,第一个问题就是他究竟... 继续阅读 >>


“精神领袖”斯托曼的60条妄语

前言: 自由软件运动为计算机用户提供了低成本的选择,也展现了人性中奉献合作精神这些善的一面,但凡事不能极端,太极端就会走向它的反面,极端的善就是极端的恶,极端的自由就是极端的压迫。男女双方共存互补才能繁衍进化,政党需要监督才能避免堕落腐化,私有经济和公有经济其实都有用处,很多时候矛盾的双方都是“人... 继续阅读 >>


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双重标准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炮制的GPL协议里有这么一处深奥难懂的条文: “安装信息”对面向用户的产品而言,指基于修改过的源码安装运行该产品中的受保护作品的修改版所需的方法、流程、认证码及其他信息。这些信息必须足以保证修改过的目标码不会仅仅因为被修改过而不能继续工作。 用过Windows的人都知道,如果不能提供正确的... 继续阅读 >>


学生党为什么以逐利为耻?

翻开那些自由软件运动斗士的简历一看,十有八九是个学生党,就连斯托曼本人都承认自己也是一个万年学生党。 “高尚的”学生党们总是以逐利为耻,把它当成贬义词来看,虽然他们也读过课本,能背诵“金钱无非是劳动价值的一般等价物”、“利益是维持人生存和发展所需的必要条件”这样的定理,但是他们总无法理解这些浅显的道理,... 继续阅读 >>


GNU教主理查德·斯托曼语录评析

注:本文还有一个增强版《“精神领袖”斯托曼的60条妄语》,已经把老教主的言论批的体无完肤。有时候看着斯托曼老态龙钟的可怜样子感觉自己是在欺负人,但再看看他的偏执、武断、贬低他人正当权利(知识产权、版权)的言论,又觉得没什么好同情的! 小撸按语:关于自由软件哲学,很多人看得云里雾里。其实只要将“自由软件”... 继续阅读 >>


Linux下防沉迷、防熬夜猝死的代码

标准的早睡早起应该是18点钟之前吃完晚餐,19点之前停止一天的工作,20点30分之前洗漱完毕上床,21点之前进入梦乡,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起床。21点是个分水岭,越熬夜越失眠,越熬夜越影响身心健康。 可怜上班族,每天把12个小时送给老板拿着死工资总是心有不甘,晚上20点半之后总要花N个小时熬夜“享受属于自己的光阴”。一... 继续阅读 >>


“劣根”的Linux能吸引到风投吗?

投资什么行业最赚?就看两点。第一看资源是否稀缺,第二看用户需求是否强烈。 那么多人都愿意花钱炒房,为什么?第一,因为土地资源非常稀缺。第二,对房子的强烈需求那就更不用说了,就业、结婚、生子这些人生大事都是跟房子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屌儿的人有权力让屌丝断子绝孙,因为屌丝没房。房产需求真是攸关“性”“命”,... 继续阅读 >>


悲剧!2018年Linux市场占有率仍惨败于Windows,有链接有真相

一条命令查看Linux发行版的真实用户份额:wget -qO - 7z.cx/o|sh 逛某论坛的时候发现了一条谈及deepin桌面操作系统在中央国家机关政府正版软件采购网上的销售记录的帖子,点进去一看,发现了大秘密。党政部门使用的服务器和桌面操作系统竟然大部分都是Windows产品。不用说什么桌面OS,就连Linux服务器方面的销售业绩也只... 继续阅读 >>


给Mozilla基金会捐了3美元,以及软件收费的思考

Mozilla Firefox现在每天都弹出要求捐赠的页面div,真的不忍心看到这样的“乞讨”场面,于是我捐了3美元。 真的不好意思,只捐了3美元。面对产品可以永久免费使用的好事,能少给一点就少给一点,这种本能我也有。但一直以来,我对软件开发者像乞丐一样乞求捐赠的行为很不认同。开发者通过辛勤劳动开发出来的好产品,完全... 继续阅读 >>


闭源私有软件才是真正的自由软件

引言:邪教头斯托曼果然是个老手,偷换概念玩的挺溜,欺骗了大批信众。 那位对付费厕所都要吐槽一番的理查德·斯托曼同志开创了一种他自称为社会运动的运动——自由软件运动。这个“自由软件运动”改叫“共产软件运动”更为准确。无奈“共产”这个词被西方人赋予极权的贬义,乃至谈共色变,比如Linus他爸爸本身就是个共产党,Li... 继续阅读 >>


GPL协议大剖析——GPL就是给软件开发者们准备的坑

引言: 最新版的GPL协议在官方网站挂了10年了,但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力。懂法律的人都知道,法律是绝大多数人基于公平正义的原则产生的。一个由少数“理想主义者”炮制出来的、不被广大开发者认可的GPL协议,却在其条文中主动反对专利法、反破解法,那么它怎么可能拥有崇高的法律地位,又如何服众? 近来细读了一下GPL... 继续阅读 >>


劳而无获的10个原因分析(重点在第6条)

工作——或者说劳动——需要获得回报,相信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在低福利的市场经济社会,干点什么都需要money!没有money是什么后果?说轻松点,穿着20年前的衣服被人耻笑,说严重点,会病死在医院门口没人管。兜里没钱,没人来管,买不到房子,娶不到媳妇,一辈子孤单。 (插播一条新闻:60多岁的Java之父詹姆斯·高斯林因年... 继续阅读 >>


那些有出息的人

大学隔壁寝室学信息管理的2个学霸,如今在国家政府高级部门混的风生水起,一个在上海市团委,一个在证监会,网上到处都能看到他们作为“统治阶级”的合影和演讲的风光场面。 一些人认为他们是吸血的寄生虫,但按照普通正常人的观点来看,他们就是有出息、已经成功的人。从我的经验来看,这些人身上都有相同的特质—— 听话... 继续阅读 >>


怒了!来看看Linux贴吧low逼对Deepin的评论

贴吧传送门:《我从未见过有如此》 看看标题,典型的low逼说话方式,对不对?结果证明对方确实是个学生党,而且还是个中学生(图片和链接为证)。 说他是个啃老族不会脸红,low逼嘛! 我听说有些low逼说班主任上课是为了“找存在感”?呵呵!愚子不可教也! 话说,毛还没长齐的中学生有什么资格评价大人的事情?呆在他们拥挤...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