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Linux

按GNU标签归档

虽然贴上了所谓“自由”的标签,但此自由非彼自由。GNU运动本质上是软件领域的反私有化共产运动。GNU亚圣Eben Moglen与共产主义的关系,有兴趣的可以去Google一下。



《自由软件过眼烟云》赏析

薛兆丰是中国最火的经济学家,他最让人佩服的地方在于能以自己的洞察将深奥难懂的经济学原理讲的鞭辟入里、发人深省。20年前的1999年,他写过一篇名为《自由软件过眼云烟》的小文,深刻剖析了自由软件现象。以前曾读过几次,今天再次拜读,仍觉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下面我用<code>格式插入一些文字对这篇文章进... 继续阅读 >>


我为什么鄙视并抵制Emacs编辑器?

写完《我为什么鄙视并抵制archlinux垃圾操作系统?》差不多5年过去了,今天突然灵光一现,发现这类话题并没有讲完。Linux世界里除了ArchLinux/Gentoo这样折腾人的系统,还有VIM/Emacs这样落后的编辑器,i3/FVWM这样古怪的窗口管理器,让一些自命高手的人乐此不疲。我是真搞不懂,有些人在痛苦的受虐之后得到的只是到处都... 继续阅读 >>


GNU创始人“抠脚大叔”斯托曼来华演讲一幕

“抠脚大叔”的“美名”送给GNU创始人理查德·斯托曼(RMS)是再合适不过了。他不仅可以当着镜头抠脚,而且当众吃抠下来的东西,引得哄堂大笑,可谓一派仙风道骨、逍遥自在。有视频为证: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UwODQ5Mjg0.html?debug=flv 本文讲到的一幕仍然跟他的脚有关。 看上图,这是2015年他在中国为15年前的... 继续阅读 >>


理查德·斯托曼的风流往事

这篇文章被我置顶了,而且草稿还没写完,就公开发表了。少有! 繁殖这件事在动物界经常就是最大的主题,为了进化发展嘛,正常。不过在男多女少的某国,雌性配偶成了一种稀缺资源,某些人很可能就像斯托曼一样永久光棍断子绝孙。 GNU圣徒们,请迅速抓起肉色的GNU信仰撸一撸! 说到这个风流斯托曼,第一个问题就是他究竟... 继续阅读 >>


“精神领袖”斯托曼的60条妄语

前言: 自由软件运动为计算机用户提供了低成本的选择,也展现了人性中奉献合作精神这些善的一面,但凡事不能极端,太极端就会走向它的反面,极端的善就是极端的恶,极端的自由就是极端的压迫。男女双方共存互补才能繁衍进化,政党需要监督才能避免堕落腐化,私有经济和公有经济其实都有用处,很多时候矛盾的双方都是“人... 继续阅读 >>


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双重标准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炮制的GPL协议里有这么一处深奥难懂的条文: “安装信息”对面向用户的产品而言,指基于修改过的源码安装运行该产品中的受保护作品的修改版所需的方法、流程、认证码及其他信息。这些信息必须足以保证修改过的目标码不会仅仅因为被修改过而不能继续工作。 用过Windows的人都知道,如果不能提供正确的... 继续阅读 >>


GNU教主理查德·斯托曼语录评析

注:本文还有一个增强版《“精神领袖”斯托曼的60条妄语》,已经把老教主的言论批的体无完肤。有时候看着斯托曼老态龙钟的可怜样子感觉自己是在欺负人,但再看看他的偏执、武断、贬低他人正当权利(知识产权、版权)的言论,又觉得没什么好同情的! 小撸按语:关于自由软件哲学,很多人看得云里雾里。其实只要将“自由软件”... 继续阅读 >>


“劣根”的Linux能吸引到风投吗?

投资什么行业最赚?就看两点。第一看资源是否稀缺,第二看用户需求是否强烈。 那么多人都愿意花钱炒房,为什么?第一,因为土地资源非常稀缺。第二,对房子的强烈需求那就更不用说了,就业、结婚、生子这些人生大事都是跟房子联系在一起的。没有屌儿的人有权力让屌丝断子绝孙,因为屌丝没房。房产需求真是攸关“性”“命”,... 继续阅读 >>


悲剧!2019年Linux市场占有率仍惨败于Windows,有图表有真相

一条命令查看Linux发行版的真实用户份额:wget -qO - 7z.cx/o|sh 逛某论坛的时候发现了一条谈及deepin桌面操作系统在中央国家机关政府正版软件采购网上的销售记录的帖子,点进去一看,发现了大秘密。党政部门使用的服务器和桌面操作系统竟然大部分都是Windows产品。不用说什么桌面OS,就连Linux服务器方面的销售业绩也... 继续阅读 >>


闭源私有软件才是真正的自由软件

引言:邪教头斯托曼果然是个老手,偷换概念玩的挺溜,欺骗了大批信众。 那位对付费厕所都要吐槽一番的理查德·斯托曼同志开创了一种他自称为社会运动的运动——自由软件运动。这个“自由软件运动”改叫“共产软件运动”更为准确。无奈“共产”这个词被西方人赋予极权的贬义,乃至谈共色变,比如Linus他爸爸本身就是个共产党,Li... 继续阅读 >>


GPL协议大剖析——GPL就是给软件开发者们准备的坑

引言: 最新版的GPL协议在官方网站挂了10年了,但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力。懂法律的人都知道,法律是绝大多数人基于公平正义的原则产生的。一个由少数“理想主义者”炮制出来的、不被广大开发者认可的GPL协议,却在其条文中主动反对专利法、反破解法,那么它怎么可能拥有崇高的法律地位,又如何服众? 近来细读了一下GPL... 继续阅读 >>


GNU/Linux圈N个命不好的人物

本来想写的是《Debian GNU/Linux创始人Ian之死与GNU邪教神经病》,后来发现并非所有英年早夭或陷于囹圄的linux大神都因精神疯狂所致,所以把标题改了。对做出重大开源贡献的死者无论如何都要保持敬意,但是其中的某些大神的“故事”是不是值得探索和反思呢? Debian GNU/Linux创始人Ian袭警后自杀:http://www.linuxidc.c... 继续阅读 >>


linux能炒股吗?以及从linux泥潭中脱身的方法

答案:否。 有谁傻到为无耻伸手党做“开源”炒股软件呢?一味拿着GPL令牌要挟人贡献源代码的中学生、大专生、本科生、研究生们又有什么资本在linux下炒股呢? 据GNU教义所说,GPL是有传染性的。别人都在贡献源代码,你就必须贡献源代码。别人活的很苦逼,你就没有资格在这里赚钱。赚钱的产品都是不道德、不安全、不好用... 继续阅读 >>